-

纵意花间

作者:烈烈风中

 

正文 楔子 变故

    恶运开始望霞山,又叫神女峰,位于巫山县城东约15公里处。

  古人有“峰峦上主云霄,山脚直插江中,议者谓泰、华、衡、庐皆无此奇”之说。

  圆月当空,夜色中的望霞峰巍巍而立,远处,影影绰绰的群山就像是沉睡中的女子,脉脉含情,凝眸不语。

  每当云烟缭绕峰顶,那人形石柱,像披上薄纱似的,更显脉脉含情,妩媚动人。

  “啊,终于来到望霞山了,小乖乖,累死我了。”

  随着呼呼的喘气声,山顶上蓦的多了一个人,这人面容俊逸,眼眸中闪耀着坚毅的神色,令人一见之下便有亲近之感。

  此人名叫刘文正,大学毕业没多久后,他的父母就双双去世了。

  刘文正性喜游山玩水,靠着家里六间门面房的租金,他一直都没出去找工作。

  他不习惯做别人的员工,更不喜欢受别人约束,自由的生活是他最为向往的。

  而一月2万多的租金,倒也够他花销的。

  因自小就向往美丽的望霞山,半月前,刘文正孤身一人踏向了开往巫山的火车。

  经过足足一礼拜的长途跋涉,刘文正终于来到了望霞山下的一家旅店里。

  听当地人说望霞山日出的景色最是美丽,刚住下没多久,刘文正半夜爬了起来,独自一人沿着山道登上了望霞峰顶。

  此刻,站在梦中神往已久的地方,内心激动无比的他,更是忘记了登山的劳累。

  看着美丽的山顶,刘文正禁不住的仰天长啸起来。

  “他妈的,鬼叫什么呢?难听死了!”

  刘文正刚叫出几声,山下就传来阵阵斥责声:“哪来的野小子,是不是吃饱了撑的?别叫了!”

  听着山下传来的阵阵喝骂声,刘文正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,心中暗道:“吃饱了撑的?错了,我老半天没吃饭了,现在快饿的前胸贴后胸了。”

  坐下休息一会,刘文正从旅行包里拿出火腿肠和矿泉水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。

  吃喝完毕,刘文正看了看表,此时已经凌晨1点了。

  将垃圾装在一个塑料袋内,刘文正开始寻找睡觉的地方。

  在山顶逛了一圈,刘文正找了一处野草又密又厚的地方,作为临时的栖息地。

  铺好帐篷,刘文正吹着口哨,美滋滋的想道:“嘿嘿,先睡一觉,明天再好好的欣赏一下美丽的日出。”

  然而刘文正没有想到的就是:他这次的旅行,将给他的人生带来巨大的转变。

  躺在帐篷里还没几分钟,刘文正再也忍受不住困意沉沉入睡。

  夜空像无边无际的大海,安静广阔而又神秘,满天的繁星闪烁不已,小小的帐篷在月光的笼罩下,披上了一层银色的薄纱。

  睡到半夜,刘文正被一股尿意憋醒,迷迷糊糊的,他从帐篷里钻了出来。

  还没走出几步,刘文正惨叫一声,一个失足不见了踪影。

  他去了哪儿?

 

 

正文 第001章 靠,万年僵尸

  迷迷糊糊的醒来,刘文正起身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,四周湿漉漉的,很显然,这不是当初自己睡觉的地方。

  朦胧的月光当头照下,刘文正抬头一看,发现自己处在一个类似水井的地方,只是这里没有水而已。

  月光将水井照的亮堂堂的,目测一下这干井的深度,大约有20来米深。

  刘文正摸了摸脑袋,自言自语道:“我尿尿而已,怎会尿到这里来了?”

  这水井内壁甚是光滑,刘文正试了十几次,也无法向上爬高哪怕一米的距离。

  无奈下,刘文正高声叫道:“喂,上面有人吗?有人吗?”

  令他失望的是,除了能听到自己的回音外,上面并没有人回答他。

  意识到自己已经陷进了危险的地方,刘文正马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这个时候,只有冷静才能寻求脱身的办法。

  坐在潮湿的地面上,刘文正抬胳膊看了看手表。

  待看清表上的时间后,他大叫一声蹦了起来:“什么?6月15号?难道我一觉睡了两天了吗?”

  他清楚的记得,登上望霞峰的那天晚上是6月13号啊,怎么一眨眼就过了两天了?

  “乖乖,这是怎么了?”

  刘文正无奈的叹了口气,现在是凌晨四点钟,他打定主意等到天亮,“若是这狗屁地方没有人经过,那我可就惨了。”

  他心中正想着的时候,一个冷漠的声音传进他耳中:“小子,这里是死人墓,你来的正好,可以陪我说话解闷,哈哈哈哈。”

  蓦地听到这个声音,刘文正差点跳了起来,“你是谁?别装神弄鬼的骗我,快点出来。”

  他声音中明显带着些颤抖,奇异的经历,奇异的地方,他产生了些许怕意。

  “我就在你身边,只是你看不到我而已。”

  那声音嘿嘿笑道:“嘿嘿嘿嘿,我是一个僵尸,不过,你不要害怕,听我说一个故事,你就会明白一切的。”

  那奇异的声音突然变得柔和起来。

  “乖乖,你是僵尸?”

  刘文正从地上蹦了起来,大声叫道:“去你母亲的,老子快要发疯了,哪有心思听你讲故事,快点放我出去。”

  一向待人礼貌的刘文正,开始骂出了脏话。

  那声音丝毫不在意刘文正的辱骂,依旧呵呵的笑了起来,待刘文正平复激动的心情,他才开始说话。

  “你别激动,也别害怕,先听我讲个故事,听完故事,我就送你出山洞,好吗?”

  刘文正慢慢冷静下来,初始的那些怯意渐渐的消失了。

  再次坐在冰凉潮湿的地上,刘文正心中苦笑一下,说道:“那好,你讲吧,我会仔细听的。”

  见刘文正安静下来,那自称僵尸的家伙便开讲了。

  很快的,半小时过去了,刘文正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。

  原来这声音的主人名叫混天,是个存在了近一万年的僵尸。

  混天是远古时期天地灵气所化,一身修为可谓少有敌手。

  但混天有一个致命的弱点:每隔一千年的月圆之夜,混天需要吸收阴月精华淬练肉身。

  在这个夜里,混天只能用出平日里百分之一的修为。

  拥有极高智商的混天每到千年之际,总是躲在人迹罕至的地方静静修炼。

  然而,3000年前的一个月圆之夜,混天的厄运来临了。

  在外游历的无崖子发现了混天的踪迹,无涯子是天一门的掌门,在修真界中,他排在第三名。

  以除魔卫道为己任的无崖子,趁着这千载难逢的机会,以生命为代价终于打散了混天的肉身。

  为了安全,无崖子在临死之前,将混天的魂魄封印在上古法宝‘乾坤八卦牌’中。

  经过几千年的风雨,那块八卦牌被雨水冲到了望霞峰的一处荒凉凹洞中。

  这凹洞也就是刘文正现在所在的类似水井的地方。

  就这样,混天开始了长达3000来年的被封印生活,虽然混天的肉身被打散,可是修为深厚的他还是没有彻底的被消灭掉。

  经过了几千年的生长,原先的水井表面长了一层厚厚的杂草。

  说来也极是巧合,刘文正选择的栖息之地,正是那水井的顶部。半夜起来小解的刘文正,一脚踏破杂草层,失足掉进了山洞中。

  说来奇怪,面对如此夷非所思的故事,刘文正竟然没有丝毫的怀疑,他对僵尸这种东西,竟然没有一丝害怕的念头。

  原来,在刘文正小的时候,也曾有过一次另类的经历。

  那是在他10岁那年的秋天,刘文正正在篮球场玩的高兴,突然莫名其妙的昏倒在地。

  父母知情后,立即把他送去医院检查。

  医生忙活了大半天,却无法确定刘文正的病情。无奈之下,医生开了一些安神药给他吃,结果刘文正依然昏迷不醒。

  在医院就医无果的情况下,家里人请了一个神婆过来。

  说来奇怪,那神婆一杯符水下肚之后,刘文正立即苏醒过来。

  事后,神婆说出了事情的起因:刘文正打篮球的时候,碰倒了一只过路的小鬼。

  那小鬼处于报复,上了刘文正的身,于是就出现了昏迷不醒的情况。

  经过那件事后,刘文正虽然不怎么相信鬼神之事,可他却再也没有再碰篮球。

  事隔那么多年,刘文正几乎忘记了这件事,若不是碰到混天,刘文正也不会想起这段经历。

  深吸了一口气,刘文正站起身拍了拍屁股,说道:“哦,老僵尸,我很同情你,不过我帮不了你的,你该遵守诺言送我出去了吧?”

  “哦,那可不行。”

  混天哈哈笑着,“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人,我怎会平白放弃破除封印的机会?”

  刘文正是他几千年来遇到的第一个人类,混天希望他能帮助自己脱离八卦牌的封印。

  有了这层关系,混天当然不会轻易放他离开。

  刘文正最讨厌的就是不守信用的家伙,一听混天反悔,刘文正怒火上涌,破口大骂道:“你他妈的不守信用,我日你大爷的,难怪你被人封印,肯定是造孽太多了,老天也容不下你。”

  混天又是哈哈一笑道:“小伙子,别激动,我是可以送你出去,不过呢,你必须答应我的一个条件。”

  “老僵尸,快说,我可没精力同你耗着。”

  刘文正有气无力的说着,面对如此不要脸的僵尸,他还能怎样做呢?

  混天嘿嘿笑道:“出去后,你帮我找到当年无涯子佩戴的天龙玉佩,只要将玉佩拿到这里,我就可以破开封印离开这个破地方。怎么样?”

  听混天如是说,刘文正心里打起了小九九:“嗯,也好,我就先答应你,等你送我出去后,我才懒得理你。”

  心里打定主意,刘文正点头道:“好吧,我答应你,你快送我出去吧。”

  “呵呵,别想骗我,你刚才心中所想的,我都知道。”

  混天的声音猛地变得尖利起来:“若是你不去找玉佩,哼哼,有你的苦头吃。”

  “这个僵尸的智商挺高啊。”

  刘文正嘿嘿一笑,道:“那好吧,我答应你了,快放我出去吧。”

  “哼,你小子不老实,我得防着点。”

  混天嘿嘿一笑,刘文正就看到一道黑线扑到自己身上。